未分类

小草社区app2.2.4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!

拍卖会前期,是不需要炎老登场的,由另外一名拍卖师负责,而那些出价之人,也大多数都是涅槃境或元丹境的武者。

每一个出价者,苏寒都会看上一眼。

“接下来要拍卖的丹药,名为‘筑元丹’,此丹能够帮人促进元丹的凝练,有机率提升元丹的品阶。

特别是对那些武道修为被废,重修武道之人有特殊的疗效。”

拍卖师缓缓开口,取出一个玉盒,只是打开那么一下,殿内就被药香的气息所填满。

“筑元丹?月寒的修为如今被废,即便是重修,日后凝练元丹也不简单,这丹药对她来说,恰好有帮助。”

苏寒心念一动,打开了丹药分类,从中找到了筑元丹的售卖价格。

筑元丹是五品丹药,而且在五品之中属于稀有级别,系统里的售卖价格是一颗十万神皇币!

十万神皇币,相当于一万灵币,这个价格并不便宜。

北鬼腾鹰目光死死盯着那筑元丹,他今日来此,正是为了这颗筑元丹!

以他的资质,其实去年就可以试着突破元丹境了,可是他想让元丹的品质更高一些,这次恰好得知拍卖会里得到了一颗筑元丹,他便知道自己机会来了!

休闲运动少女活力满满晨跑照

“筑元丹起拍价为三千灵币,每加价一次不得少于一百灵币,请诸位出价。”

拍卖师微笑道。

三千灵币?苏寒眼神微微一动,他没有第一时间开价,他要看看,这筑元丹的价格极限是多少。

“三千一百!”

北鬼腾鹰出价道。

“三千二百!”

出价的是苏胜月。

苏凌风因为那次在苏寒门前跪了七日,导致武道之心有些破碎,这段时间终日无精打采,修为也止步不前。

原本不需要筑元丹的他,此刻若没有筑元丹的加持,苏凌风基本很难再踏足元丹境了。

苏胜河犹豫了一下,没有开口,虽然筑元丹对他儿子苏凌东也有作用,但现在他负债累累,必须把钱用在刀刃上,他要买的东西还未出现,只能再等等。

“三千三!”

“三千四!”

“四千!”

筑元丹的价格一路飙升。

每一百灵币,那至少都相当于凡俗间三十万两银子,对普通人来说,这已经是天价了。

对普通武者来讲,这也足够那些肉身境武者在很长一段时间无须考虑气血丹的补充。

但是在这场拍卖会里,一百灵币的价格,显然不算什么。

“五千下品灵币!”

北鬼腾鹰见有人不断抬价,心中已经升腾起一股无名火。

上次出现筑元丹的时候,是被人用六千下品灵币买走的,五千下品灵币,已经十分接近价格极限。

“五千一百。”

苏胜月淡淡的道。

北鬼腾鹰朝他所在方向看了一眼,咬牙道:“五千五百!”

“五千六百。”

苏胜月目光渐冷,也朝北鬼腾鹰那边看了一眼。

北鬼腾鹰冷笑一声,顿时摘下帽兜,露出了真容。

“原来是北鬼鹰族的少主。”

“难怪他迟迟不突破元丹境,却是在等这筑元丹。”

众人神情有些恍然。

坐在北鬼腾鹰身边的武王强者对他摘下帽兜的举动没有意见。

“我这些年凑了不少筑元丹,如今加上这一颗,我就能着手突破元丹境,阁下可否给个面子?”

北鬼腾鹰看着苏胜月,淡淡的道。

言罢,他缓缓开口:“六千下品灵币!”

这个价格,不会让拍卖会亏损,是以拍卖会也没阻止他以身份压人的意图。

正当众人以为苏胜月不会再开口的时候,他却缓缓开口道:

“六千一百。”

北鬼腾鹰顿时勃然大怒,死死盯了苏胜月一眼,继续开价:

“六千二百!”

“六千三百!”

“六千四百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七千!”

价格最终被北鬼腾鹰抬到了七千下品灵币,苏胜月眉头微微皱起,最终还是放弃了叫价。

他看的出来,北鬼腾鹰是不会轻易放手的,再叫下去,即便他能买到筑元丹,可能也要花上一大笔冤枉钱。

若是日后被北鬼鹰族知晓此事,他与北鬼鹰族内某些存在的交情,难免会因此被影响到。

见苏胜月不再开口,北鬼腾鹰眼中闪过一抹冷笑,这颗筑元丹最终还是他的,虽然多花了一千下品灵币。

“七千下品灵币第一次!”

拍卖师缓缓开口:“还有没有更高价?”

顿了顿,“七千下品灵币第二次!”

就在他即将落槌之际,苏寒却是微笑道:“七千一百下品灵币。”

众人微微一怔,这个价格都已经溢价了,怎么还会有人选择跟北鬼腾鹰争夺此丹?

阴蛇和左浔萧眼神一动,以为苏寒是想要借用筑元丹的力量,试图提升黑色废丹的品阶。

但是筑元丹对此并无太大的效果,他们想要劝说,却觉得这个场合不太适宜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。

“是故意与我作对?”

北鬼腾鹰冷冷的看向苏寒:“应该认得我,是谁?”

“怎么?还想事后报复?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话音刚出口,左浔萧和阴蛇的神色变得更加古怪了,因为苏寒的声音非常的悦耳,非常的动听。

这,分明就是女子的声音!

“原来是女的。”

北鬼腾鹰脸上的怒意稍稍减少了几分,他一脸诚恳的道:“如果是天秦城的人,应当知晓我的身份,可否把这筑元丹让给我?”

“我也需要筑元丹,拍卖会上价高者得,难道这个规矩,是假的?”

苏寒淡淡的道。

拍卖师闻言,神色顿时一变,随后朝北鬼腾鹰笑道:“腾鹰公子,这位姑娘所言确实如此,拍卖会上,价高者得。”

如果没人提出异议,他不介意给北鬼鹰族一个面子,大家毕竟还要在天秦城讨生活,没必要互相得罪。

但是有人开口了,那他就得出面阻止北鬼腾鹰这种逾越的手段,否则传扬出去,难免给天秦城的武市带来一些负面的名声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价高者得吧。”

这句话,不是北鬼腾鹰说的,而是坐在他旁边的那名武王所言。

北鬼腾鹰见状,立即开价道:“七千二百下品灵币!”

“七千三百。”

“七千四百!”

“七千五百。”

“七千六百!”

“……”价格一路推进,北鬼腾鹰有些不淡定了。